网络女王 载入中...北京学生女王676873762网调招奴
时 间 记 忆
网络女王 载入中...北京学生女王676873762网调招奴
最 新 评 论
网络女王 载入中...北京学生女王676873762网调招奴
专 题 分 类
网络女王 载入中...北京学生女王676873762网调招奴
最 新 日 志
网络女王 载入中...北京学生女王676873762网调招奴
最 新 留 言
网络女王 载入中...北京学生女王676873762网调招奴
搜 索
用 户 登 录
网络女王 载入中...北京学生女王676873762网调招奴
友 情 连 接
博 客 信 息
网络女王 载入中...北京学生女王676873762网调招奴


 
高跟恶魔姑奶奶女王调教贱狗记录 
[ 2014/1/2 16:08:00 | By: 高跟恶魔姑奶奶 ]
 
高跟恶魔姑奶奶:你有看过狗会睡在床上吗?狗要睡在床尾地上!
我只好睡在床尾地上,高跟恶魔姑奶奶从鞋柜取出一双球鞋,把鞋窝罩着我的鼻子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你不是很喜欢嗅我的脚味吗?这样睡觉应该很享受吧?明天才许把鞋子拿下,若我发现有一秒鞋子不是罩住你的鼻,我也有你好受。
我只好定定的睡觉,不敢打翻鼻子上的鞋子。(高跟恶魔姑奶奶:qq 38869740)
正当我好梦正浓,忽然胸口一下巨痛,原来被高跟恶魔姑奶奶用皮带抽了一下,高跟恶魔姑奶奶指一指地上,原来我反睡,鼻子上的鞋子已掉了下来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看来让你好好平睡也不成。
跟着高跟恶魔姑奶奶先将我双手反绑,再用一条麻绳一端把我双脚紧绑,另一端则绑着我的头颈,两端的距离很短,使我的腰部要弯曲,跟着拾回球鞋罩住我的口鼻,再用球鞋的鞋带绑着我的头后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这样便不怕鞋子掉下来,就这样睡吧。
起初这姿势还能忍受,但发觉被捆绑原来是越来越辛苦的。
到了早上,我又犯了严重错误,我不能准时起床,反而要高跟恶魔姑奶奶叫醒我,高跟恶魔姑奶奶把我的麻绳解开,再把罩住我鼻子的鞋子拿走,跟着跨在我的头上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张开口,我要小便。
我的天,我妻子竟然要我喝她的小便,但我也只得张开口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一滴也不许浪费!
虽然我尽力饮下高跟恶魔姑奶奶又咸又涩的尿液,但仍然有很多尿液落在地上,高跟恶魔姑奶奶指一
指地上示意我舔干净,在我舔地上的尿液的时候,高跟恶魔姑奶奶梳洗和换衣服上班,在出
门时高跟恶魔姑奶奶把几十元钱扔在地上给我,真的有如施舍给乞丐一样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今晚你要为你的过失付出代价。
跟着高跟恶魔姑奶奶便上班去,而我也梳洗和换衣服上班,晚上下班我遵照高跟恶魔姑奶奶的命令买
了一条狗链才回到家中,高跟恶魔姑奶奶则比我迟了十分钟回到家中,手上还有一大袋东
西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你忘记了我的命令吗?一回到家里你便要脱光衣服。
我只好立即脱光衣服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从昨晚到现在,你说你犯了多少次错误,我要给你一点惩罚,否则你是
不懂听话的,
跟着高跟恶魔姑奶奶从胶袋中取出一条九尾鞭来,原来这一袋是她从性商店买回来的SM工具,她先用一手铐把我双手反扣,跟着用一球型的工具塞入我的口,此球有两条绳子绑在头后使不会松脱,跟着她命令我跪拜在地上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你说你这贱骨头应受多少鞭。
我其实是很怕痛的,口中塞着球又叫不出声,只能发出“呜。。呜”声求情,但高跟恶魔姑奶奶根本不理会,啪的一声,皮鞭狠狠抽在我的背部,简直痛不欲生,这一鞭的痛楚尚未消减,第二鞭有在抽到,如是者高跟恶魔姑奶奶一鞭一鞭地抽打,力度越来越猛,速度越来越快,我的口水不断从口中的球的洞流出滴落在地上,人也差不多晕眩。
打了二三十鞭高跟恶魔姑奶奶才停下来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这项惩罚希望能教精你吧!看你流了一地口水,还不快弄干净,接着快点做晚饭吧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把我解开,我先把地上的口水舔干,然后到厨房弄晚饭,晚饭做好后,高跟恶魔姑奶奶先吃,我则在餐桌底用舌头为高跟恶魔姑奶奶洗脚,接着当然又是吃她的剩饭,但今天她要为我的饭加料,高跟恶魔姑奶奶先吐了几口口水在我的饭上,跟着更跨在饭上小便起来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吃吧!应该很好吃的,有机会用我的大便为你加料,好吗?
会否吃高跟恶魔姑奶奶的大便是未知数,但要喝高跟恶魔姑奶奶的尿则是肯定。我低下头在盛饭的鞋窝内,吃这顿特别的口水尿泡饭,当我吃完后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现在给你一分钟去厕所解决,不去你自己后悔。
刚巧我有些尿急,于是便去了厕所,跟着再爬回高跟恶魔姑奶奶跟前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我还买了一样特别的东西给你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从袋中取出一条类似内裤的东西,跟着给我穿上,这条裤子是用硬皮革制的,前面如一个罩形把穿着者的生殖器罩住,裤头的活动皮带穿好后位置便可以加上小锁,使穿着者不能私自脱下,当我穿上及被高跟恶魔姑奶奶加上锁后。
我:主人,为什么要我穿上这裤子呢?
高跟恶魔姑奶奶:贱狗,我做什么要向你解释吗?
其实我当然明白高跟恶魔姑奶奶是防止我和其他女子做爱或自慰。
我:主人,那我怎样去如厕呢?
高跟恶魔姑奶奶:每天一早,你下班回来,晚上我临睡前也会放你去厕所,现在睡吧。
我躺在床尾地上睡觉。 

高跟恶魔姑奶奶:不知这些照片给你家人看到会怎样呢?要不要我寄给他们看看?
我拼命摇头示意不要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我说什么你都会听吗?
我拼命点头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我叫你吃我的屎你肯吗?
我犹豫一下,最后好是点头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好,迟一点吧。早晚也会给你吃的,现在先睡吧。
到了第二天早上,我准时七点起床,我发出“呜呜”声叫醒高跟恶魔姑奶奶起床,高跟恶魔姑奶奶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取出我口中的臭丝袜,然后要我做她的厕所,跟着才解开我手的麻绳和贞操带,让我去了一会厕所,然后有把皮裤扣上锁头,跟着命我弄早餐给她吃,早餐弄好后,CONNE已换好上班的行政人员的服装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替我舔亮高根鞋面吧。
我于是钻近桌底为高跟恶魔姑奶奶舔鞋子,高跟恶魔姑奶奶吃玩早餐后便去上班,我则在吃高跟恶魔姑奶奶吃剩的早餐,然后也更衣上班。
当我下班回到家中,当然是第一时间要求高跟恶魔姑奶奶把我贞操裤子的锁头打开,因为我已忍了一天。
差不多要撒出来,但高跟恶魔姑奶奶似乎心情很差,原来今天高跟恶魔姑奶奶负责的生意失了,在会上,高跟恶魔姑奶奶被我大骂了一顿。
回家后
高跟恶魔姑奶奶:跪在我面前!
高跟恶魔姑奶奶语气严厉,我心里很害怕,立即跪到高跟恶魔姑奶奶跟前,跟着高跟恶魔姑奶奶用左右手不断打我两边的面额,最少打了二三十下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看来昨天的惩罚不够,反转身躺在地上。
跟着高跟恶魔姑奶奶把我的手用手铐反锁,再脱下今天穿的臭丝袜塞着我的口,跟着高跟恶魔姑奶奶点燃一支蜡烛,在我背上滴下热蜡油,每一滴都会令我痛不欲生,整个背部也差不多被蜡油封着。高跟恶魔姑奶奶问我尿好不好喝。
我:主人的尿好喝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拍马屁,好吧!你既然说我的尿好喝,现在便给你喝吧,去拿漏斗来,
我不许你浪费一滴。
跟着高跟恶魔姑奶奶把我的手铐解开,命令我反转身,面向上躺下,高跟恶魔姑奶奶取出我手中的丝袜,然后在我的口中插入漏斗,跟着高跟恶魔姑奶奶便小便在漏斗内,她的尿液从漏斗中不断流进我的口中,我则拼命喝进去,以免满出来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现在从浴室里倒一盆水为我洗脚。
我心想高跟恶魔姑奶奶今天这么好,竟然不用我用口为她洗脚,跟着我倒了一盆水为高跟恶魔姑奶奶洗脚,以往用口嘬,所以看不清楚,今天用手为高跟恶魔姑奶奶洗脚才发现,其实高跟恶魔姑奶奶的脚很美,脚掌和脚趾也比较有肉,不太瘦,脚趾修长,皮肤也很滑,但当我为高跟恶魔姑奶奶洗完脚后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贱狗,把这盆水喝光。
我犹豫了一会,高跟恶魔姑奶奶一巴掌打来,我只好把头伸到盆里喝高跟恶魔姑奶奶的洗脚水,因已喝了两次尿,很辛苦才把整盆洗脚水喝完,差不多要呕吐出来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今天下班后你先到这单子上的店铺替我拿一样东西回来。
我接过单子,是一家木工店,心想不知高跟恶魔姑奶奶弄到了什么家具。到了晚上下班后,我照着单子的地址到那家木工店取货,店员反问我这是什么,我一看是一个木箱,其实我已猜到七八分这是什么,但我当然不会告诉店员。
我把木箱拿回家中,当时高跟恶魔姑奶奶已回到家,她命令我把木箱拿出来细看一下,木箱长宽高都是一尺,箱子前面和顶部都有一个约大半尺直径的圆洞,箱子顶部的板子可以向上打开,打开箱子前面便形成一个只能人头颈大小的洞,头部教颈部大所以不能从前面穿回来,头部便被锁在箱子里面,箱子顶部的板子更有一锁位和前面的板子锁上,箱子的人根本无法自己出来,箱子的底板铺上胶板,方便清洁,这是一个强制人做厕所的设备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设计精彩吧,这是为你专门设计的,你现在先去弄晚饭,一会才给你好好享受。
我于是先弄晚饭,在高跟恶魔姑奶奶吃晚饭时,当然我在桌底为高跟恶魔姑奶奶洗脚,舔脚底,舔脚趾,舔脚趾缝,嘬脚趾等,直到高跟恶魔姑奶奶吃完晚饭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轮到你吃了。
但高跟恶魔姑奶奶并没把吃剩的饭倒在脏鞋子里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贱狗,还不快快躺入箱中。
我知道今晚的晚饭是什么了,但我在犹豫。
高跟恶魔姑奶奶:做什么?不想吃我的香便吗?我真拉屎的话,你怎么办?你不会让我这样漂亮的女孩子真的穿上衣服走到洗手间去吧?你会伺候我吗?我值得这样做吗?这是不是你的光荣呢?好好想想.......要我把你的照片寄给你的家人看吗?
我只好把头躺入箱中,高跟恶魔姑奶奶把箱盖关好并锁上,跟着我从箱顶的洞看见高跟恶魔姑奶奶坐了上来,已脱去裤子,正准备大便。
她有一双灵慧的眼睛,象什么都知道,笑起来有点坏。
我从来没看过一个女孩,一个女孩有这样的坏笑。
不是邪恶的,也不是放荡的,是意味深长的,洞察一切的那种。
我心里想什么她全知道吧。
所以在她面前,我十分惶恐。
她喜欢反绑我的双手,让我跪在钢琴前,我的眼睛也被蒙上,她轻轻弹奏一个小节,让我说是哪首曲子。猜不对就会吃耳光,她打人很疼的,可以把人打蒙。起初我竭尽全力不敢猜错,后来渐渐喜欢上吃耳光,有时候就故意猜错,让她打我。
但也不是老这么幸运,有时候她就是那么让我跪在那里,她也不理会我,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走来走去,看电视或者唱歌,吃东西,好象我不存在。我看不见她在干什么,只能用耳朵捕捉她的动作,那时侯是十分难受的,我希望她理会我,哪怕打我也好,哪怕被打的嘴角流血。
我不是搞音乐的,但音乐从小就接触,喜欢,所以迎合了她的趣味。我的手其实是矜贵的,虽然不是因为是音乐家的缘故,但平时我这手用来签上百万数字的支票,现在给她用来干家务,甚至乖乖跪在她面前,让她用戒尺打的手红肿,我不敢让她轻些,不敢跟她说我回去无法跟别人交代。挨完打的手浸泡在水里给她刷碗的时候很疼,几乎让我眼泪掉下来,可我不敢让她看见我的眼睛是湿的。
夜里她睡的很熟,很香甜,我被她用栓狗的项圈栓在她床边的地下。我呆呆望着她的容颜,几乎痴迷。只有在这时候我才敢看她,好好的看她,只有在这个时候,她的面容没有那么冷酷,她睡梦中的笑也没有充满嘲弄。她睡着的时候,就是象一个小女孩,那么让人心疼,白天的疼痛和屈辱我似乎全部忘记,我愿意为她死去。
有的时候,我几乎受不了,她用很尖的鞋跟踩我,还不让我叫出声,一旦我叫出来,她就会踩的更疼,我只能蜷缩在地下,使劲咬着嘴唇忍着,忍的几乎眼前一片黑。有的时候,她又喜欢让我凄厉的叫,直到叫到我的嗓子都哑了她才满意。
打完我,我就象一条小狗一样爬到她脚边,充满委屈和自怜。我用颤抖的嘴唇亲吻她的鞋尖谦卑的道谢。身上的疼痛还没有散去,她只要高兴,随时都可以再打我的。
我的工作很辛苦,有时候加班到12点才能回来,她早就在家里休息的很充分了,而我则是疲惫之夫。可我还要强打精神被她奴役,背《长恨歌》给她听,或者跪在她脚边,给她念报纸。有时候,我会累的几乎憩熟,念着念着就会睡着。她不动声色地脱下鞋子,敲在我头上,把我打的惨叫。索性挨打倒没什么,最怕她罚我跪一夜,第二天我还要上班,那我真得要死了。
尽管如此,我还要辛苦的工作,赚钱供她开销。其实她只给我吃很少的东西,还大多是她吃剩的。她唯一给我奢侈的地方是我的衣着,她喜欢男人衣冠楚楚,每天一定要洗澡,修面,甚至她亲自给我买来很淡的古龙香水和成打的最好的白衬衫。
她也不是没有温情的,有时候我在厨房里给她做饭的时候,她会在屋里大喊我一声,我就忙放下手里的东西,跑过去看她有什么吩咐。她绻在沙发里,很慵懒的笑着看着我,默默看一会,什么也不说,再让我回去。我的心一下子会变乱。她为什么叫我?为什么又什么都不说?她那样笑的样子真是迷人极了。
她喜欢睡很宽大的床,我给她买的就是从意大利运过来的能睡四个人的梨木花床。我的小床其实就是一个床垫放在她大床旁边,她开恩的时候,我就可以睡在那里。这样晚上她如果需要什么,我可以很方便的服侍她。
那天我无由的醒了,看见一双爱怜的眼睛在凝视着我,她趴在床沿上,看着睡在地下的我,她的脸容充满圣洁的光辉,象----母亲。我连忙把脸埋起来,不敢看她,其实是我在流泪,我真的在流泪......
在社会上我是一个很出色的男人,我拥有一切普通人梦想的东西。而且我是一个无论外表还是谈吐都很说的过去的人。但在她面前的时候,我一下子变的很紧张,我不知道她会怎样对待我,怎样惩罚和侮辱我。我怕,我期待,我渴望......
当我跪到她面前的时候,我才真正感觉到自己生命的意义。
她给我这么多的快乐,通过她的奴役和控制。
通过她横加的捆绑,她横加的痛苦,我变的爱上捆绑和痛苦。
我也是深爱她的。
我也知道,她是----爱惜我的。
在她凝视我的时候,她的目光告诉了我。
这也许是虐恋的真谛。
当然我们还有很多的故事,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着。
也许永远不会停止。
永远

 
 
  • 标签:女王 调教 贱狗 
    发表评论:
    网络女王 载入中...北京学生女王676873762网调招奴
    Powered by Oblog.